職位類型: 高級搜索
  


理想總會實現,不要嫌它慢
      作者:人才網     來源: 人才網     發佈時間:10/21/2014 4:05:42 PM     流覽次數:4225
分享到:
  前幾天去理髮,口無遮攔的理髮師娘忽然無情地宣布了一個現狀:“先生,你腦頂的頭髮比周圍的稀疏。”我當時幾乎嚇癱了,馬上問:“是不是中間已凸顯出來了。”師傅說:“那倒沒有,只是頭髮薄一些了。”
      接下來,我板著臉坐在那裡,一言不發,倒不是生氣理髮師娘的直率,而是生氣我頭髮的直率:這麼直截了當地宣布我的衰敗。
      我雖然長得不帥,但是我親愛的頭髮,請你給我一點尊嚴好不好,求求你們,繼續紮根在我這顆高貴的頭顱上,保留我的最後一點青蔥。
      進入四十歲以後,開始擔心每年的體檢,因為開始顯示出肉身上的漏像:有了前列腺鈣斑,耳鳴,淺表性胃炎。
      有一次例行體檢有尿潛血,嚇得半死,屁顛屁顛地跑去市一醫院做排癌檢查,看到各項指標還算健康,而且也沒有尿潛血時才舒一口氣,醫生姓週,我懷疑他是基督徒,很和氣很客氣地說:“沒事,可能那次尿潛血是因為你生活方面動作過猛吧。”
      一個沒有什麼成就感的大叔,其實,不能稱自己為大叔,必須混到波波那麼帥,那麼有成就,才能斗膽稱大叔,對於生命和健康,不只是珍惜,簡直是吝惜。
      總是幻想這麼一套豪宅,足球場一般大的大廳。
      等綠燈的時候,絕對要和機車道相隔一米以上,絕對不敢貼著,我很怕個別司機把握不好方向盤,衝到安全島和人行道,把我給幹掉,海珠區不就有個孕婦在安全島被汽車撞沒了嗎?這只是個別現象,然而,對於我來說,是全部。
      因此,橫過斑馬線時,不管手機開得怎麼響,我堅決不接,我很怕這是一個送終的電話。
更不用說坐飛機。
      病不得,死不得,不只是一個人的病和死,而是關係一家人的病和死。
      還有一點,悲觀不得,因為情緒一沮喪,身體器官就有反應。想當初年紀小,喜怒哀樂,似乎是一種表層情緒而已,跟你的身體器官毫無關係,因此可以盡情地揮霍自己的任何情緒。
      然而,如今不同了,沮喪、悲觀、憤怒…………這些情緒的毒素,會開始在你的身體上表現出來,頭髮會因為你的沮喪而掉落,胃會因為你的悲觀而痙攣,睡眠會因為你的恐懼而拔腿遠離你。
      所以,人到中年,不只是吝惜生命和健康,還得吝惜情緒,情緒必須省著點用,負面情緒其實很昂貴的,會讓你用健康來埋單。
      就是說,老男人連情緒壞一下的資格都沒有,必須得及時排遣,看一看蒼老師的AV也好,所以有個笑話值得贊:
      “你需要安慰”這句話翻譯成英語就是“you need AV”。
      然而,人生混到這個地步,作為一位失敗的大叔,不讓你悲觀、沮喪、憤怒、恐懼的事情實在太少了,尤其是作為一個男人。
      和處級幹部朋友出去吃飯,自己搶著買單,對方一句:“我可以報銷”足足把你噎死。
      有沒有想起當初為理想奔跑的姿態。
      去外地訪友,頭髮凌亂地走出高鐵站,背著一個皺巴巴的旅行包,迎面是紅光滿面的老同學,後面是他的專車,以及畢恭畢敬的司機,我真想真想一頭扎隧道裡去。
      最淒慘的是忍看朋輩成上司,開始你還可以直呼其名,慢慢地,如果不稱呼某某處長,某某主任,你可能要為此付出代價。畢竟,就算是最鐵的哥們姐們,他們也不喜歡自己不被當成領導。我就親眼看著一個普通職工老友被另外一個領導老友給幹掉。
      也開始吝惜自己的精力和體力,如果不和報酬掛鉤,會覺得很多的活動已經很無聊。一個大學女同學,73年的,公務員,榮幸地在湖南省運會開幕式上參與方陣表演,我們問她:給錢不?她說:一次一個盒飯。我們立即批評她:過了四十歲,那種費力不賺錢而且還看不到臉的事最好不要乾了,國家也不要這樣欺負中年人。
      從身體到情緒,都要吝惜,都要省著點用。然而,有一樣,卻無法吝惜。
      那,就是理想和夢想。
      別以為理想、夢想是什麼高貴的玩意,其實它是生命的底線,是生存的安全線,而不只是一道風景線。
      吝惜理想,或許是死路一條,而根本不用談什麼人生有沒有意義。
      因為,如今的世道,最不靠譜的就是行業形態,一個人不太可能老是靠著一種行業狀態養老終身,進入一家行業,別以為將來就在這家行業領退休金。連存錢的銀行都不靠譜了,還有什麼靠譜的呢?
      只有理想靠譜。
      形體可以衰老,理想卻不能衰老,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道,一旦沒有想法,而且必須是上升到理想高度的想法,連生存都成問題。
      說到理想,我不禁會回頭看,只有回頭看,你才能看清理想的輪廓和軌跡。
      有時候,我在夜半醒來,意識忽然會穿越時光,回到30多年前,看到一個12歲的男孩,那時候的他,沒有近視,沒有胃炎,沒有前列腺鈣斑,更沒有耳鳴,他的身體在健康而茁壯地成長。
      理想是一把錘子,為人生挖一條突圍的隧道。
      他在湖南一個小縣城的新華書店的書架前,抽出一本《古代山水詩一百首》,讀到“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,“山中何所有,嶺上多白雲”,忽然有了一個念頭:“我要用現代優美的散文筆調,把這些山水詩展現給大家看。”
      當時他有很多理想,要成為武林高手,要成為科學家,要成為國家主席,在新華書店書架前的那個理想,只不過其中之一。
      那個男孩,就是我。
      這個最初的念頭,在紛紜的人生萬像中被淹沒了,它和塵埃一樣小,但種子畢竟是種子,哪怕只有塵埃那麼大。
      在高中,我選擇了文科,當然,不是因為理想,而是因為成績不咋的,那個時候,成績差的大部分念文科,故而文科班有“瘟科班”之稱。
      大學,我選擇了中文系;考研,我選擇了唐宋文學;就業,大學畢業後被國家分配為教師,語文教師,不滿意,結果考研,畢業,第二次就業,選擇了報紙。
      冷眼回頭看,發現這些年的軌跡,居然還是按照12歲那年在新華書店產生的那個念頭走。人生或許是這樣,你有很多個念頭,夢想和理想,然而,最終,人生的軌跡還是按照最適合你的那個念頭走,尤其是你不放棄的時候,這個念頭的權力會越來越大,以至成為牽引力和推動力。你產生理想,理想反過頭來主宰你。
      我驚訝於自己的選擇,其實一直是跟著那個最適合自己的念頭走的,從文科到中文系,到唐宋文學,我產生了這個念頭,這個念頭反過來主宰我,牽引我,推動我。而且會在轉折點時,對我的人生做修正。
例如師專畢業的時候,我並不反對自己成為一個安靜的教師,然而,教師這個職業並不能提供給你寫作傳播發表的平台;考研,我的第一選擇是法律,我以為我憑藉自個在大學的辯論風采,可以做一個很好的律師,結果和當律師的同學深談一番後,我放棄了這個主意,我知道當好律師並非只憑口若懸河,還有繁瑣枯燥的調查,和法官警方的複雜互動,以及很多很多的貓膩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這些玩意,憑我的禀賦,很難應付。
      也許我是個傻子,但我有理想,或許就不會那麼傻了。堅持理想的傻子總比沒有理想的聰明人好,阿甘,你說是嗎?
      所以,我選擇了唐宋文學,但我沒有選擇高校,我進了紙媒,紙媒不是我選擇的,中文系的畢業生,選擇的餘地很小很小,是它選擇我的。
      我當時的擇業結果,在同學中並不是上乘的,沒多少人羨慕,然而,接到錄取的那一天,我很興奮,在宿舍和另一位也進了紙媒的一位姓沈的哥們揮斥方遒,我們都是文學青年,我們都愛文字,我們都渴望有一個平台去表達,我當時噴得很興奮,以為理想很快就是已經成熟的瓜,直接從瓜架上摘下來就是。
      那時候,我開始給自己列一張時間表,都是寫類似於黨和政府的五年計劃,第一個五年,要取得一個自己的平台;第二個五年,要名滿天下,出暢銷書;第三個五年,要擺脫體制化的約束,像那位肖申克越獄的銀行家一樣,挖一條隧道,懷著財務上的富足和自由,在墨西哥的海邊,買一艘遊艇,過著陽光打在臉上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理想是什麼?就是錘子,一點一點地鑿出一條走向自由的隧道。
然而,在老天爺的規劃面前,我的那些五年計劃很蒼白。我一頭扎進自己並不擅長的領域——財經新聞, 一做就是十年。
      你給自己制定五年計劃,老天卻給你制定十年計劃,二十年計劃。
      一直熬到第十個年頭,報社才發現我,或許是我12歲時的那個念頭開始跳出來發聲了。
      於是,有了一個平台,自己去操作。
      再回過頭來,發現那十年似乎很悶的經濟新聞編輯不是白乾的。前面的十年計劃是一個培訓和預熱,這個我沒有做安排,但老天爺給我做了安排。這也是理想對我的人生階段做的修正。
      救贖之道,就在這裡。
      或許,人生的沉悶和坎坷,只是老天給你做的一個修正。
      從古代山水詩出發,我對於古代文化的熱情、觀念、想法和企圖,真的通過一張報紙開始傳播了,開始接受一些單位公司學校的邀請,在台上人五人六地、像模像樣地給社會講文化,講人生,講理想,也不曉得臉紅。
      開始出書,雖然不是暢銷書。開始有粉絲,儘管不是蕾絲。開始有喝彩,儘管裡面夾雜倒彩。
這些年的道路,還真是沿著12歲那年的一個念頭走的。
      我混得很失敗,無論是財富,還是權勢,年過四十連個副科級都不是,但仔細想想,我之所以在這方面失敗,是因為我沒有對這些做過要求,沒有過具體規劃。例如第一個五年要賺到多少,第二個五年要買幾套房。我只是想擁有這些金裝,給周圍的人做一個交代而已。
      用來給別人做交代的,未必是理想。
      我對財富和權勢,只有艷羨,沒有規劃。
      既然沒有做過規劃,老天爺當然不會考慮;既然沒有提供支票,老天爺當然不會兌現。
      我只提出過一個要求:有一個傳媒平台讓我操作,讓我為自己的理想碼字。
老天爺答應了,兌現了,再抱怨似乎有點不好意思。
我的頭髮開始變稀疏,我的睡眠質量開始下降,我的精力和體力開始下滑,我的器官開始變得脆弱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然而,我還得必須行走在理想的路徑上。
      再怎麼艱難和無望,我們也要翩翩起舞。
      不是顯示自己的高尚,而是生存的需要,這個時代的變得太頻繁,沒有一種職業形態能貫徹始終,只有理想能貫穿全部。
      紙媒可能不會貫穿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人的人生全部,但對於古典文學的傳播,可能會貫穿我的人生全部。
      職業,是暫??時的人生狀態;理想,是全部的人生狀態。
      老天一直在傾聽我的聲音,一直在觀察我的動向和內心,如果某個設想被耽擱了,或者說被延遲了,不是它在為難我,而是它在替我做修正。而且在適當的時候,總會安排一幫朋友來幫助我,安慰我,成全我,自從開始為傳統經典碼字以來,文化界的,出版界的,教育界的,以及各行各業的朋友,總是在我理想最需要幫助的時候,給我伸出手拉我。
      在墨西哥的大海邊,買一艘遊艇,享受理想實現時陽光海風打在臉上的感覺。
      一個念頭,一個頑固的理想,總會感應一群人,甚至一個你想都不敢想的高層圈子,去完美你的計劃,去實現你的初心。有些資源,在你都不敢預期的情況下,向你包圍過來。
      半夜的時候,想到這些,忽然覺得自己還是個被老天照顧的人,於是,甜美的睡意上來,倒頭再沉入甜美的夢境。
      夢裡有一句話:理想總會實現,雖然有點慢,也不要嫌它慢。
網站主頁  |   人才求職  |   企業招聘  |   培訓頻道  |   新聞中心  |   Talk853.com  |   Bid853.com  |   關於我們  |   聯繫我們
鄭重聲明 :本網只提供公司和求職者之間一個網絡交流平臺,不涉及任何公司與求職者之間的勞務關係.
未經澳門人才網同意,不得轉載澳門人才網之所有招聘及相關信息
Copyright© 2005-2018  澳門人才網(www.Job853.com)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法律顧問:麥興業大律師樓
Powered by 澳門長江網絡有限公司(互聯網服務牌照01/2007)